第一代农民工近暮年,未来用工成本将持续提高!

发布时间:2017-06-09 09:54浏览:3224次

近日,连美国《华尔街日报》都在关注正在老去的中国第一代农民工了。报道中的主人翁王凤合称:我要干到七十岁,不然没人养老。

近日,连美国《华尔街日报》都在关注正在老去的中国第一代农民工了。报道中的主人翁王凤合称:我要干到七十岁,不然没人养老。




这位主人翁目前正在地处哈萨克斯坦边境的贸易站阿拉山口市搞建筑,他负责从地面上将玻璃纤维板吊升到20多英尺(约合6米)高脚手架上的工友手中。这个地方风雪弥漫,而他所在的施工队将为这里的一个铜厂铺设屋顶。在零度以下的环境中作业加剧了他的关节炎疼痛。但是没有办法,他还是得继续干。


最值得注意的是:他从事的是年轻人现在普遍不愿意干的建筑工地活,而且还得忍耐着关节疼痛。那么,很难想象,当这一批老年农民工都老了,彻底不干的时候,这些最脏最累活谁来干?




这就意味着,未来的用工成本将会越来越高。现在,那些最脏最累的行业,都是老一代在支撑着,新生代大部分还在制造业和城市服务业工作。


但高薪若把这些新生代吸引走的话,又将面临另外的问题的。那就是:本来就缺人的制造业和城市服务业又将面临被“抽走”大量劳动力的结局,这将在最大程度上拉升现有行业的工资水准,才能与未来可能相当高薪的建筑业等行业竞争——当然,有人会说,那个时候,机器人也许将普遍运用于建筑行业,可能以整个单元组装的方式建筑房子等都有可能。尽管如此,由于建筑工地普遍条件艰苦,机器再自动化也不能完全离开人,基础工作准备安排和机器发生故障时候仍然需要人来运营。  


所以,建筑业等劳动环境和强度较大的行业在未来涨薪、拉动整体的薪资提升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那对于劳务行业来说的冲击将非常巨大:


首先,就是服务观念和模式的冲击。现在都普遍感觉新生代越来越难 “管理”了。那么,未来可能都不能过于强调“管理”了,而是更多如对待办公室白领一样,强调服务职能了——从招聘、入职到整个职业生涯的服务;


其次,就是盈利模式。之前主要是靠招聘、派遣、外包等模式赚取相关的中间服务和管理费用。未来除了这些,可能主要要靠专业人力资源服务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了——还是从招聘、入职到整个职业生涯的系统专业服务。


最后,就是对整个劳务行业从业人员的挑战。随着新生代的文化水平和权利意识越来越强烈(普遍是大中专生),对即将进入本行和正在从事本行的人员整体素养要求将会越来越高。

相关文章推荐